首頁 > 廉政教育 >正文

“有案情,就要第一時間到現場”

  ——不分晝夜,隨時待命,河北永清縣法醫韓穎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5-20 16:23:12    

 

 韓穎正在進行DNA實驗。資料圖片

 

  “這個賊很狡猾,作案前會戴上帽子、手套、口罩全副武裝,監控拍到了也認不出來。”這是一名手法老練、連續作案的嫌疑人,已經被河北省廊坊市永清縣公安局民警注意多時。

 

  不管盜賊多狡猾,也難逃法網。民警通過足跡追蹤,在案發地點較遠處通過監控成功拍到嫌疑人模糊的身影。緊接著,又發現了嫌疑人不久前丟進路邊垃圾桶的一個飲料瓶,“85后”女法醫韓穎成功在瓶口提取出嫌疑人的DNA,憑這一處小小的“漏洞”,嫌疑人身份被鎖定,很快落入法網。

 

  “其實我們不像電視里那么瀟灑。”從事法醫工作5年多,永清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技術中隊副中隊長韓穎對這份充滿神秘感的職業早就習以為常,“不分晝夜地跑現場,在解剖臺前一站就是五六個小時,這才是基層法醫的日常。”

 

  “每次見到被害人家屬,我都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在韓穎的職業生涯中,有一件案子讓她至今記憶猶新。

 

  2018年5月12日是一個周末。永清縣廊霸路發生命案。

 

  “案發現場已封鎖,請立即前往!”接到隊里電話的她急忙趕到現場。

 

  那是一起碎尸案的現場。案發現場環境惡劣,韓穎和同事們強忍著刺鼻的氣味,逐步完成被害人身份確認。案發不到24小時,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網。

 

  破獲刑事案件,通過解剖尸體尋找蛛絲馬跡是關鍵。而解剖尸體,需要得到被害人家屬的同意,但是家屬一般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幕。韓穎坦言,“每次見到被害人家屬,我都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2015年8月,永清縣一名男子在家中與妻子發生爭執,“120”來到時,妻子已無生命體征。醫務人員決定報警,家屬卻意圖阻攔,征求解剖許可時也不愿配合。因為尸檢結果一旦確認妻子死亡是丈夫所致,家中老人將無依無靠,孩子也會失去雙親。

 

  在韓穎和同事再三的勸導下,家屬終于同意解剖。尸檢報告顯示,妻子確是因丈夫暴力導致顱內出血而亡,“當時的場面很揪心,但我們是警察,在情與法面前,只能選擇后者。”永清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技術中隊中隊長劉志軍說。

 

  “一站就是五六個小時,不能有絲毫馬虎”

 

  “基層警力較少,除了尸檢,傷情鑒定、勘驗盜竊現場、家系調查、圖譜繪制等工作也要做。”韓穎說,干法醫這一行,沒有白天黑夜,沒有周末假期,要保持隨時待命狀態,“有案情,就要第一時間到現場。”

 

  韓穎的手機始終保持著24小時開機狀態,即便是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剛回到家,只要接到單位的電話,她也會毫不猶豫,拔腿就走。

 

  工作時間極不穩定的警察生活,后勤保障一定要跟上。永清縣公安局局長蔡大軍非常重視公安干警的生活保障。韓穎所在的刑警大隊的食堂,早餐務必保證每人一個雞蛋、一袋奶。午晚餐的菜品也日益豐富,蔡大軍時不時會選擇縣局一個單位的食堂吃早飯,看看干警們的伙食情況。

 

  身為法醫,遇到該出的現場,不能按時吃飯是常事。“上午遇到案子,僅僅勘驗完現場就得三四個小時,那時飯點早就過了。”韓穎和同事們一般都是抓緊時間吃兩口飯墊墊肚子再回去工作。

 

  從事法醫工作5年多,韓穎說,她最大的感觸是,基層法醫很辛苦,“不管男女,我們經常不分晝夜地跑現場,在解剖臺前一站就是五六個小時,不能有絲毫馬虎。”

 

  沒有案子的時候,法醫們也閑不下來,韓穎經常要下鄉開展家系調查和圖譜繪制工作。作為刑事偵查中的重要手段,家系圖譜的繪制可以起到縮小排查范圍的作用。韓穎和工作組的同事一起挨家挨戶造訪村中老人,然后開始繪制并完善家系圖譜,還要一條條完成信息錄入與上報工作。“這項任務工作量巨大,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全部完成。但這些基礎工作,總要有人一點一點做出來。”

 

  “我覺得就是付出再多,也值”

 

  韓穎成為一名法醫,并非偶然。2013年3月,河北省公務員四級聯考公告發布,永清縣公安局招聘一名法醫。當時,就讀于河北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的韓穎正面臨畢業。家人本希望她做個醫生,工作體面,還可以照顧家里人??墑?,當她看到這則招錄信息后,很快下定決心報名參加考試。“我很喜歡一句話——法醫就是‘為死者言,為生者權’。”她回憶道,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她拿出比當年高考還要拼命的勁頭備考。最終,韓穎以筆試、面試均排名第一的優異成績被順利錄取。

 

  從事法醫工作需要足夠強大的心理素質和身體素質,第一次到命案現場、第一次進行DNA檢驗……諸多的第一次,使韓穎的業務更嫻熟,內心更強大。2018年5月,韓穎被授予第二十一屆河北五四青年獎章。

 

  “有時候帶孩子出去玩,孩子看到崗亭里我的海報,激動地喊‘那是媽媽’。但他只知道媽媽是警察,不知道媽媽是法醫。”韓穎說,為了晚上能隨時出現場,孩子一直跟著老人睡。只有周末不值班的時候,她才跟孩子在一起。“我覺得陪孩子的時間太少了,但我想孩子大了會理解我的,他會為有一個警察媽媽感到驕傲的。”

 

  “看到暗藏的真相被我們抽絲剝繭,一步步揭開面紗,看到案件水落石出,我覺得就是付出再多,也值。”韓穎說。(李翔 段宇霆)